搜索:
中文 英文
  新闻中心
公司新闻
行业资讯
   公司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 
职场历练:把你的苛刻上司变成职场贵人
日期:2013/8/21  浏览次数:1681
      赞美我们的人让我们更自信,给我们机会的人让我们更快进步,但为难我们的人却可以让我们从磨砺中变
得更加出色。这么看来,每个人都有可能是你的职场贵人。而最大的贵人,自然是具备良好心态、勇于在职场
上探索更优化标准、把职业进步替换成情商及能力进步的那个自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遇到拿职业规范来挑剔下属的上司,真的是一种幸运
 
        刚参加工作时,我做过一段时间的行政秘书,在此期间遇到过一位绝顶挑剔的上司。彼时我刚研究生毕业,自
认学历门槛足够、专业能力扎实,做些文秘、协调之类的办公室事务还不是小菜一碟,但在这位上司面前屡屡碰壁、
常自取其辱。
        上司从西班牙留学归来,没正经学过英语。我上班第一天他扔来一篇英文稿让我翻译,第二日再把我的译稿修
改得密密麻麻再还给我。他显然是故意的,用意明确,给新来心高气傲的80后一个下马威,让你不敢自恃过高。
        他每日准时提前十分钟到办公室,下班时办公桌上不能有多余的一纸一笔;收到他的邮件,必须第一时间回复,
如果你没时间处理,也要回邮件先注明"邮件已收到,我稍后处理回复"。他自己习惯也如此,不管多晚多少封邮件,
邮件每日必须清零,回复处理完毕。
      跟他一起出差更常常被骂得狗血淋头,比如坐飞机过安检口时没有提前准备好身份证以及去除手表首饰,这会
三到四分钟;比如没有为手提电脑充好电耽误在飞机上工作;比如没有在下飞机前提交完整的总结,他的节奏是下
飞机钱结清一切工作;比如一旦在某个活动中迟到,哪怕仅仅迟到两三分钟,他也会让司机当你面关门离开,你自
己想办法打车赶到目的地,听上去苛刻不近人情。
 
    看上去都是极小的事,但在这位上司眼里,高效有序的工作必须从细节处见端倪。
 
    这样挑剔到变态的结果是惊人的:有一次我跟他参加一个国际会议,在飞机落地后的三个小时,我们整个出行小
组给上级部门提交了一份约五十页、带封面的、图文并茂的总结,内容是我在回程八个小时飞行时间里边哭边写完的
(因为按上司预期,我本应该在会议结束的当天、上飞机之前做完功课),上司自己则在飞机上用电脑自带的制图软件
把所有参会照片进行整理,下了飞机我们返回单位先去排版装订,然后拖着行李直接打车去上级单位交报告,这件事
多年后还被上级单位的同事啧啧称奇。
    说句实话,与他共事期间是很难熬的过程,我得时时小心提防、处处留心、绷紧神经。事后证明,一切是值得的。
我随后被借调到一个新单位做一份看上去更具挑战性的职位,这才发现更规范的行事、更严谨的习惯,果然让人轻松
度过调整期,事事轻松易上轨道。
    后来我又听到过一些"挑剔上司"的变态要求。我有一位朋友在私企里管行政,被自己的下属骂做变态。他会拿着直
尺去量公司文件字行间距,要求订书针必须四十五度角,会议室的茶杯位置必须整齐地排成直线,他自己会拿线去弹,
简直有点强迫症的意思。但是我见到过这样被变态上司折磨过的下属,一个个整整齐齐、行事大方,一看就是出自有
规矩的地方,想必即便有一日跳槽也会深受新东家喜欢。我觉得他们还是蛮幸运的。
    遇到这种拿职业规范来挑剔下属的上司,真的是一种幸运。赞美我们的人让我们更幸运,给我们机会的人让我们更
进步,但为难我们的人却可以让我们从磨砺中变得更加出色。这种老生常谈的话,未必人人知晓。
    遇到这样的"贵人同事"也一样,我曾遇到过一个"不合作系"同事,常常干翻脸不认帐的事,明明通知过他的会,他说收到通知;明明分派过的任务,他推脱说不知道。没办法,逼得我每次给他的文件通知都得复印两份,在上面注上日
和时间,交接时请他签字,你不合作,别怪我留证据。这种小伎俩使多了,我发现也算一种灵巧变通的工作技巧,时
长久,对于自身而言工作也能清晰可查、更留案底。
    至于折磨你的客户或对手,管他是善意恶意,哪个不是让你在职场道路跋涉前行时更具耐心和毅力;借以让自己反省
工作疏漏、探寻更妥帖和周到的应对举措。关于出色和优秀的职场标准,从来不是外界界定的行为准则,而是你如何审时
度势地应对局面。你无法控制自己永远身处优越舒适的工作环境中,即便是看上去极为糟糕的境况,找到解决办法,就是
胜利。
 
    不怕遇不到那些引导你授你智慧、厚爱你给你机会的"职场贵人",怕是你发现不了身边每一位普通人给予你的发,怕是你认不清所有的挫败都是课堂,只是这教义得自己归纳总结而已。
 
    其实,一切源于自己的心态,这么看来,每个人都有可能是你的职场贵人,而最大的贵人,自然是具备良好心态、勇
于在职场上探索更优化标准、把职业进步替换成情商及能力进步的那个自己。
 
    (本文作者介绍:大学老师,专栏作家。毕业于香港浸会大学,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圣安东尼奥分校访问学者。)